首页联系我们
点赞(0)
评论(0)
上一篇
下一篇
赵记说事儿丨漂洋过海来看你
源稿: 发布时间:2024年05月09日 13:04:49 编辑:金敏
(0)

4月29日上午,松门镇龙门渡口,轮渡船靠岸,乘客们拎起行李,匆忙上下船。

岸边,临时理发店仍开张着,理发师朱惠芬为80岁的林小丽阿婆剪完最后几刀,动作娴熟。

“好了,阿婆!”她麻利地从老人身上摘下围布,抖去上面的碎发,将理发工作收进箱,提起行李上了船。很快,船起航了,开往北港岛。

朱惠芬是市慈善义工松门服务队副队长,当天,她和队员们一起,漂洋过海去看望岛上的老人们。


渡口的理发店

20分钟前,朱惠芬和队长何荣富等一起到了渡口,他们准备了牙膏、牙刷、拐杖、香皂、常用药、理发工具等,等待上岛。

当天中午,他们要和岛上的老人们一起吃食饼筒。怕来不及做菜,很多义工已经坐了上一班的轮渡。轮渡船只有一艘,往返行驶,两个航班相差1个多小时。

一对花甲老夫妻引起了何荣富的注意,一询问,得知对方是北港岛的居民,近年来多居住在岛外,偶尔回岛小住。

“岛上的老人我都认识,怪不得对你们不熟悉。”何荣富说。不过,两名老人认识他们身上的红马甲,之前,老人们还体验过他们的免费理发呢。

说起理发,阿婆林小丽的头发有些长了。轮渡的船只还没到,何荣富从售票处借来一张凳子,朱惠芬打开理发箱,渡口的临时理发店开张了。

这一幕,不禁让何荣富想到了9年前的情景,他们和岛上的老人们结缘,就是始于理发。2015年6月,何荣富来到这个渡口游玩,遇到了一名老人,两人随即聊了起来。

老人是从北港岛坐船来的,要去松门镇上理发。岛上没有理发店,她每次理发,坐船坐车往返,都要花费一天的时间。

“太不方便了!”身为义工的何荣富,当即决定为岛上的老人做些什么。

这样的老人有多少?何荣富发现,松门、石塘两地还有3个岛上还有人居住,其中北港岛有300人、铜门岛有100人,隔海岛有500人。这些岛上居民,绝大多数是老人。

接着,何荣富和其他两名义工一起,开启了“漂洋过海来看你”公益项目,首站设在了隔海岛。剪发、量血压、送药、文艺演出、政策宣讲……义工们在岛上的服务项目越来越多,加入的义工也越来越多。

“基本上,每个岛我们每月都要去一次。”何荣富说,松门的义工队伍,从当初的3人,发展为目前的注册义工688人,骨干义工40多人。


岛上的聚会

船起航了。义工们将党旗和队旗竖了起来,汪洋中,迎风飘扬的红色特别显眼。

船上的安全员杨云才是何荣富的老熟人,两人熟络地聊了起来。杨云才是北港岛人,但已不在岛上居住。

“云才很热心,很支持我们的活动。”何荣富说,之前义工们在岛上做活动,用的场地就是杨云才家的老房子。

轮渡船驶过铜门岛、驶过南港岛,北港岛的轮廓渐渐清晰。这是一座狭长的小岛,东西走向,长约3380米、宽约640米。 

“这里的海岸线有5公里,山路崎岖,从东走到西,需要1个半小时以上。”何荣富称。之前,他们一次出动30多名义工,大家分好几个点上岛,从两头向岛中央集合,一路上为老人们提供上门理发服务。

经过半小时的轮渡,义工们在北港村综合楼附近下了船。走了5分钟的山路,就到了村综合楼。“山路不好走,我们走得都有些费力,更何况是老人。”何荣富感叹。

因为义工的到来,几十名岛上的老人已到了综合楼。他们都是住在附近的,阿婆们没闲着,编起了草帽。

义工们忙着做菜。菜是义工陈美军一大早去买的,肉、虾、鱼、蛋、蔬菜都有,共有10多个。“最鲜的是这白虾,刚落船就拿来的。”陈美军说,这虾是义工赖心伟赞助的。

另一边,义工们给老人们理起了发,还组织老人玩起“钓鱼”游戏,给他们发奖品。何荣富打开音响,播放老人们喜欢的越剧。接着,他还给老人们做起反诈宣传。

考虑到岛上的老人行走不方便,义工们还给他们带来了拐杖。上次送拐杖是在6年前,很多拐杖已经坏了,该更换了。

午饭共设了四桌,义工们帮老人们包食饼筒,倒饮料。“阿婆阿公,多吃点。”现场其乐融融。


义工们的牵挂

“岛上的阿公阿婆聚在一起吃饭,并不容易。”何荣富称。

去年8月23日,市慈善义工松门服务队和石塘义工队一起来到隔海岛,为岛上的老人们举办百人宴。

这对岛上的老人来说,是个欢聚的大日子。义工们为老人们理发、表演舞蹈、越剧、合唱等节目。百人宴共设了14桌,岛上的老人基本上都到了。他们相互打着招呼,感慨已有很多年没见了。

每座小岛上,都有义工们的牵挂。几天前,隔海村83岁的高兰香老人给何荣富打来电话:“大财中午吃了两碗饭!”

大财是高兰香的老伴,今年87岁,卧床需要人照顾。他们是一对孤寡老人,住着两间老房子,家里连台电视都没有。

每次上岛,义工们都会给他们送些米、油以及核桃、红枣等干货,帮他们打扫卫生,拉着他们的手聊聊家常。老人们也喜欢和义工分享自己的快乐和烦恼。一段时间没见到义工后,他们就会念叨。

每次到隔海岛,义工们都会看望小男孩小陈。小陈患有少儿麻痹症,父亲过世,平时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

“他的爸爸过世前,给我们打来电话,说放心不下孩子,托我们多加照顾。”何荣富称。每次,他们给孩子带些连环画、小零食、零花钱。

义工们的好,老人们都记得。3年前,义工们正准备坐船去隔海岛,遇到一名刚下船要去医院看急诊的老人。

何荣富马上用车子将老人送到了医院。之后,何荣富每次遇到老人,老人都对他表示谢意:“你们是我的恩人。”

换做以前,每次到北港岛,义工们都会到山头看望江阿婆。江阿婆视力不好,但一听到脚步声,她就知道义工们来了。

因一个人居住,江阿婆非常孤独。义工们陪她聊天,帮她洗洗碗,摆正高压锅、电饭煲的位置,做的都是平常的小事。

然而,江阿婆却觉得非常温暖。她种了一棵高橙树,每年都等着义工们去摘,自己舍不得吃。义工们推托不了,只好和了她的意。摘下来的高橙,被义工送给了其他老人。

几年前,江阿婆过世了。听村民们讲,阿婆过世时,身上穿着义工们送她的衣服。


“哪怕岛上只剩一人,我们也会继续”

吃过午饭,71岁的梁小方包了一筒食饼筒,带回家给老伴汪兰英吃。何荣富和陈美军提起理发箱、一箱花生牛奶,跟在他身后。

汪兰英患有帕金森已近20年,身体不好,卧床休息。两人育有3个女儿,10多年前,随着三女儿的出嫁,岛上就只剩下他们两口子了。“女儿们让我们也搬出去住,但我这个样子,就不出去了。”汪兰英说。

去年4月6日,汪兰英手摔伤了,出岛治疗。这是她近18年来,唯一一次出岛。尽管女儿们常来看望他们,但汪兰英的内心还是孤独的。

汪兰英吃着食饼筒,陈美军将一瓶打开的花生牛奶递给她嘴边。吃好后,陈美军给她理发。“天气热起来了,我给你后面剃上去了点,这样凉快些。”陈美军说。

聊着聊着,汪兰英竟然哽咽了。她和岛上的其他老人一样,内心是非常柔软的。

义工们上岛,为的是解决老人们日常生活与精神需求的问题。何荣富统计了一下,9年来,服务4000多人次,服务时长达40000多小时。他们还给岛上的老人安装了小厨宝,给岛上安装了路灯,服务范围越来越广。此外,200多位义工分别与200多个孤寡老人结对,开展生日送温暖、节日送慰问,生病护理、生活照料、理发、健康检查等便民服务活动。

相比之前,目前岛上的居民少了很多,北港岛有七八十人,而铜门岛才20多人。“哪怕岛上只剩一人,我们也会继续上岛。”何荣富说。

当天下午,义工们将活动场地收拾干净,离岛。在船上,看着阳光在海上化作鳞片万点,他们又计划着下次上岛的事情。


温岭市融媒体中心出品

文字丨赵云 

编辑丨赵云

审核丨潘国志


推荐文章
相关新闻